全班为方便脑瘫同学如厕蜗居面积最小教室4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A-A+2013年10月11日16:50汉网-武汉晚报评论

  记者林慧婕 邓进

  从三年级起,身患脑瘫的双胞胎姐妹余美、余丽和班上的37名同学一齐,总爱挤在一间仅有37平方米的小教室里上课,至今已是第一好几个 年头。这件在武汉市三眼桥小学师生们眼里已习以为常的事,让前来交流任教的惠济路小学老师韩隽感动不已,他充满情人关系说说地告诉本报记者:“我担任六(1)班的班主任时间不长,却立刻被这个持续了好几年的爱心氛围深深打动了。”

  隔着玻璃的升旗仪式

  9月23日,星期一,离国庆节最近的有有一好几个 多多升旗日。清晨的校园里响起了雄壮的国歌声,全校师生们在操场上列队。余美、余丽端坐在六(1)班教室里,透过玻璃窗向冉冉升起的国旗行注目礼。

  因此患有脑瘫,下肢力量过低,余美、余丽无法长时间站立,对于学校升国旗原本的重要活动,姐妹俩内心充满了参与的渴望。最初,学校在操场上设立了有有一好几个 多多特座,每次升旗时,要我她们坐在凳子上和同学们一齐唱国歌,参加升旗仪式。

  “全校同学们都站着,就亲戚朋友俩坐着,感觉怪怪的,一些班级的同学们也看着亲戚朋友,亲戚朋友很不好意思……”姐姐余美回忆说。考虑到姐妹俩的自尊心,学校又改变了主意,最终决定要我她俩在教室里观看升旗仪式。

  教室4年不调整

  本学期开学后的第一天,刚从惠济路小学交流来校担任六(1)班班主任的韩隽老师布置全班同学大扫除。话音刚落,同学们立刻行动起来,有扫地的,有擦窗户的,但坐在教室前排的余美、余丽姐妹俩却一动不动。“当时我很纳闷又怪怪的生气,问她们为那些不起来打扫卫生。她们扶着课桌从座位上站起来时,我才发现她们的腿脚不方便,那一刻我的心都揪起来了,赶紧向她们道歉。要我,我发现整个班级乃至学校,对这对双胞胎姐妹因此形成了某种非常自然的关爱氛围。”

  余美、余丽今年15岁,她们本是武汉市黄陂区王家河街卧虎村人,父亲余少华是一名在中心城区打工的送货司机,妈妈方利芬腿有残疾。余美、余丽因此早产缺氧原应 脑瘫,行走不便,直到8岁才进了三眼桥付近的一所民办小学就读。读了一年后,民办小学停办。余少华找到三眼桥小学,请求学校能接收这对特殊的姐妹俩。“我当时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学校的。”

  校长刘立刚回忆说:“余美、余丽的具体情况从都越来越归入‘三残生’范围,学校接收她们着实是考虑到了她们的实际难处,专门开会研究后才决定的。”

  余美、余丽转入三眼桥小学二年级,当时的教室安排在1号教学楼一楼,着实我不要 上下楼,因此距离厕所比较远。姐妹俩腿脚不便,走路很吃力,短短的课间时间姐妹俩无法从教室到厕所走有有一好几个 多多来回。余美、余丽很懂事,怕上厕所不方便,平时连水一定会敢多喝。三年级开学后,时任班主任的李整老师提议,将这个班的教室调整到了现在这间由办公室改建的小教室,李老师的建议得到了全班同学的一致赞同。

  “微”教室里的大爱心

  这间小教室居于2号教学楼一楼上边,面积都越来越37平方米,摆放着四纵列、五横排课桌,多媒体教学台旁边也摆着课桌,最后一排的同学坐下后,背就得靠着墙壁。老师在课桌之间走动,都越来越侧身而过。余美、余丽一前一后就坐在离教室门最近的第一排和第二排的座位上。

  相比之下,居于二楼和三楼的六(2)班、六(3)班的教室则大得多,面积达到了71平方米,光线也明亮一些,同学们在上边活动自如。

  刘立刚介绍:“六(1)班教室是全校最小的,六年级学生个子比较大,显得很拥挤。但这间教室在一楼,我不要 上下楼梯,因此是全校离厕所最近的教室,对腿脚不方便的余美、余丽来说,却是最方便的。”

  教过一年语文的王欣荣老师对同学们优先为余美、余丽打午饭的举动记忆犹新。每天中午,午餐送到教室来后,同学们拿着饭碗依次排队,但排在前面的同学总会先将打好的饭放入余美、余丽的课桌上,被委托人再重新排队。

  带过班上两年英语的偶莎菲老师清楚地记得让她最为感动的一件事:“那些孩子很有爱心,也很懂得尊重别人。计算机课教室设在五楼,每部分上课时,同学们会坐在教室里,等余美、余丽先出门。上楼要我,上课时间着实因此到了,但老师和同学们一定会开着教室门安静地等待歌曲,直到她俩慢慢走进教室坐好后才现在刚开始上课。”

  老师学生家长携手传递爱心

  一些班级的孩子每年一定会随着年级的提升而轮换教室,唯独余美、余丽所在的班级例外,难道家长们都越来越意见吗?

  担任这个班班主任时间最长、目前因此退休的李整老师回忆说,三年级在2号楼一楼的教室上了一年课,四年级开学时开家长会,来得早的几位家长对四年级还在这个小教室上课感到很奇怪。当她把余美、余丽的具体情况作了说明后,提意见的几位家长都表示了理解,从此再都越来越家长提出换教室。

  余美、余丽的同班同学胡唯的妈妈魏秀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“一楼小教室的窗外也不我学校食堂,有一定会有油烟,卫生和光线也不我如楼上的大教室。因此余美、余丽着实很不容易,我想因此她们是我的女儿,我也会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心她们。关键是,这个安排对孩子们某种也是某种美德教育。”

  同班同学谌海龙的爸爸谌登铜也赞同孩子们的选择 :“儿子在家说过他的教室总爱都越来越换过,我问原应 ,儿子说是为了照顾余美、余丽,他也很同情她们。我作为家长完整版能理解和支持孩子们的选择 。”

  读者亲戚朋友们,您可扫描“看看湖北”二维码,观看该报道的精彩视频。因此您被三眼桥小学六(1)班全班同学的爱心之举所感动,因此您有话想对余美、余丽讲,欢迎拨打武汉晚报新闻热线82333333、发微博@武汉晚报或加在武汉晚报官方微信,发表您的看法,讲述您的感动。